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邀请(防盗章节)

作者:清唱华年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医道官途 天眼 校花的贴身高手
    华夏的儒生,追求的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才是辜鸿铭所求的大道。

    当年,甲午战争,华夏战败。东瀛的伊藤博文到华夏搜集相关情报,并主持事务,与张之洞和辜鸿铭有过接触。伊藤博文挟海战胜利之威,调笑辜鸿铭道:“听说你精通西洋学术,难道还不清楚孔子之教能行于两千多年前,却不能行于二十世纪的今天吗?”

    辜鸿铭怼道:“孔子教人的方法,就好比数学家的加减乘除,在数千年前,其法是三三得九,如今二十世纪,其法仍然是三三得九,并不会三三得八。”

    伊藤博文直接被怼了一脸的血。当日清廷上下,还曾拿这个段子宽慰自己——这个伊藤博文,终究不识我华夏礼教的厉害……

    虽然说,这种追求有些虚无缥缈。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却又是成功的。如今,以欧罗巴诸国的数学、统计学、社会学和心理学为基础,得出的理论,与华夏儒道文脉的一些基本概念,竟有惊人的相似。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华夏的儒道文脉,将一个人的需求和任务,分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礼记·大学》中有言:“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虽然表述的方向和角度有所不同,但层次区分却极为相似。其实,并无本质的区别。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在如今风靡天下,甚至成了许多行业都奉行的基本理论支撑。

    而华夏儒道文脉对于人需求和任务的基本划分,却被渐渐遗忘。虽然说,华夏儒道文脉的这种对于人需求和任务的基本划分,确实有些太过抽象。

    但是,华夏的后人也不可忘,这个与现代心理学根基相似的理论,是华夏人于数千年前便有的学术成就!

    虽然现代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但是,以现代的统计学、各种调查,各种数据,各种片段的现象,为基础的社会学、心理学的研究,还处于一个起步的阶段。

    心理学中门派众多,弗洛伊德、格式塔、马斯洛等心理学大师所提出的理论,虽然百花齐放,但终究没有一个同一的体系,可以将这些大师的理论纳入其中。

    也就是说,心理学的体系,其实并没有确立。现代人对人、人际关系和道德的研究,只是处于起始阶段。倒是华夏的儒道文脉,已经把人研究了几千年!

    对于人性的理解,深刻的让人心惊。其中有些著作,堪称经典,比如说《度人经》、《厚黑学》、《焚书》、《藏书》等等。

    许多人在看历朝演义故事的时候,都觉得华夏曾经的汉唐,曾经的两宋,曾经的元明清,对外太软弱了一些。武将少有用武之地,而且还有莫名其妙被冤死的。倒是文臣,经常打着议和的旗号,苟且偷生。安享富贵。偶尔还会投敌。

    真真是好不要脸,怒发冲冠!

    但是,除去那些真的如秦桧一般变节的存在。演义中的所言,其实并不太可信。古代华夏的文臣,远远没有软弱到那种程度。

    而且,这教化之功,也真的不只是文臣嘴皮子上说说而已。

    当日,曾经在华夏横行的匈奴、鲜卑、羯、狄、羌,华夏南迁的人,直到最终,也没能反攻,将这些外来者灭掉。可是如今,这些人何在?

    当日在两宋时,强盛一时的契丹、西夏、金,如今又何在?

    就算是真的入主华夏的蒙元,也在入主华夏几十年中,被迅速的教化掉了。失了原先的血气。被迫退走。

    至于后来的前清,入关时虽然气势汹汹。可二百年以降,还有几个会说满语的?

    这些人,通通被华夏儒道文脉和教化之功,给教化掉了。与华夏儒道文脉的教化之功相比,五月花联邦的好莱坞大片,真的不过是毛毛雨而已。毕竟,其本身就缺那么一种深厚积淀。

    以此视角观之,华夏这数百年来,文明并不是落后了,而是在探讨人的方面,陷入一个巨大的瓶颈之中。

    而这个瓶颈,却被欧罗巴诸国的经济和科技之道给补足了。

    反观欧罗巴诸国的人,虽然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但是,在这一方面的探讨,还远不如华夏数千年积淀来的深厚。而华夏在一穷二白,百年衰退之后,仍旧能够称为五月花联邦的大敌,以一己之力,对抗欧罗巴一系的文明,直到而今雄踞于上,也全都因为这数千年的教化之功。

    而这华夏的儒道文脉,这数千年的教化之功,也不是说摒弃就能摒弃掉的。在华夏登临天下之后,早晚会回来。在人们不得不转而研究社会学、心理学,并查找典籍文章,诸多事例之时,这些东西的光彩,早晚遮掩不住。

    当日,辜鸿铭并不手华夏一众文人喜欢。认为其思想太旧。而辜鸿铭在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六国饭店用英语讲演《春秋大义》之时,对外售票,票价两元。这个价格,甚至要比已经成为“四大名旦”之首的梅兰芳还要高!

    其间,固有辜鸿铭的学术造诣,和声明影响在,但关键仍旧是在于那不死不灭的华夏儒道文脉。而以此观之,清末民国之辈的大家,即便是鲁、郭、茅、巴、老、曹之流,眼中所见,心中所想,也不过数十年一百年而已。

    唯有辜鸿铭一人所想,可以横跨数百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